义仓是旧时中国各地储粮备荒的一种社会习俗。隋唐已有。深州盈亿义仓简称义仓,是一清代建筑群体。南北长56.13米,东西长58.82米。分为东西两院,东院为办公区,由北向南依次坐落着门庭、东西厢房、宴休堂四座建筑,围合成一个小四合院。由四合院的中轴线向南延伸,有一座供奉和粮仓休戚相关的神的建筑义仓神祠。东西两院以门庭与西厢房间的过道相通。西院为仓储区,原有东、西、南、北四仓共36间,但7间东仓于1942年被日本侵略军的飞机炸毁现仅存南仓、北仓、西仓、听事房。四周围以围墙,形制为北方传统四合院式。

深州盈亿义仓 黄河以北唯一完整清粮仓建筑-深州人家官网_河北深州蜜桃网_深州蜜桃观光园原产地直销_保鲜保真

入口
仓储区的入口原是一座三门木门楼,现遗存有痕迹,在西仓和北仓之间原有一座碑亭;在西仓和原东仓间用

结构
深州义仓为砖木结构建筑,瓦顶为硬山式阴阳合瓦布瓦顶。除东院的门庭施三踩斗拱外,其他建筑不施斗
拱。建筑大木构架是抬梁式,纵向构为檩、随檩两件。檐椽为方椽,飞椽上方下圆,从正心檩以外铺设望板,以里铺设望砖。
义仓之南仓、北仓、西仓在室内地面下留设了架空隔潮空间,使仓内存放的粮食和地面隔离开来,以防潮气上渗。同时还在隔潮空间的墙基上间隔一定距离开有通风孔,使空气可以在通风孔、门窗和屋顶上的百叶窗之间上下流通。
为防碱,义仓的各建筑的墙体下部设木质腰线一道。

使用
因使用功能的需要,西、南、北三仓都采用了较密集的平面柱网布局,在进深方向上柱距都只有一米多,柱上有槽,可以安放闸板,可以随意分割空间。在山墙和每根山柱间施两到三个铁扒锔,使两者牢固结合,具有良好的抗震作用。门庭、厢房和听事房因使用需要,平面柱网都采用了减柱造。

深州盈亿义仓各建筑的情况
分述如下:
1. 门庭:是东部办公区的入口,面阔三间,进深明间七檩三柱,次间七檩五柱,总面阔9.8米,总进深6.0米。前后檐施三踩斗拱,出45度斜拱。明间中柱间有上槛、门簪及原有板门留下的榫卯。南面台基、墀头完好。椽飞基本完好,原有脊、兽缺失。门庭东西两侧各有耳房一间。
2.厢房:有东西两座,是粮仓的帐房先生办公和住宿的地方。每座厢房面阔三间,进深明间六檩三柱,次间六檩六柱。总面阔9.6米,总进深5.2米。台基现为条砖垒砌,墀头完好。西厢房西墙为原墙体,中间后开一窗,东墙严重外闪,檐檩、随檩枋下垂。
3.宴休堂:面阔三间,进深七檩四柱,总面阔10.65米,总进深7.72米。东西侧各有耳房一间。北面台基的压阶石、阶条石和垂带保存完好。墀头完好。南面原有槛墙的条砖多处脱落、缺损,现用红机砖填补。椽飞保存基本完好。
4.仓神祠:是供奉保佑粮仓平安的神?D?D仓神的地方,面阔三间,进深七檩四柱,总面阔7.32米,总进深5.69米。台基不完整,垂带缺失。西山墙北端下部坍塌,用红机砖填砌。南墙上有三扇木窗。
5.听事房:是西部仓储区的中心建筑,是收粮、放粮时过秤、记数的地方。面阔三间,进深明间七檩三柱,次间七檩七柱。总面阔9.9米,总进深7.44米。台基的阶条石缺损6米,缺一个垂带。檐椽、飞头、檐檩、随檩均有不同程度的朽蚀。
6.西仓:面阔三间,进深七檩七柱,总面阔22.4米,总进深8.2 6米。原来的台阶无存。南边墀头完好,北边加长了60厘米,没有墀头。檐檩、随檩均有缺失,椽飞保存基本完好。
7.南仓和北仓:南仓和北仓体量相同,都是面阔十一间,进深七檩七柱,总面阔34.98米,总进深7.88米。屋顶上开有百页通风窗,南仓九扇,最西端两间没有,北仓每间一扇,共十一扇。南、北仓原有台基都没有保留下来,东侧山墙后向外加砌。没有墀头。檐檩、前檐穿插枋、随檩枋有的糟裂,有的缺失,椽飞完好。
8、总体
义仓院内室外地面原来也全部铺有墁地砖,现已无存。原有的排水管道和下水口,现在仍在发挥作用。

深州义仓记
自吏治不修,百度弛堕。古昔所垂善政,若保甲常平仓及一切便利于民之事,不择地而可施,不待时而可行,传之久而治以为例者,亦皆废弃而不能举。以其名之美也,未敢公言废之。上官督责属吏,岁使人按人按视所为规,则以辨治告,上官不究也。观其文牒往来,固无法之不美、无政之不举矣。既而进考其实,则所谓督责按视而辨治者,特相应以名,漫不知为何事,而闾巷疲氓,赖吾政以保之者,则生来未见有其事,乃并未尝闻有其名也。光绪初,冀、青、兖、豫大旱,疆吏以灾闻,天子忧劳,发官藏一振乞籴之。书四达,远近官民争以银米输灾区,自中外大臣、群司百执事奔走营救,类能竭诚洁己,而怠忽侵渔必惩。故灾所被数千里,历三年之久,民虽不免死徙,而无劫夺盗贼之事。是后,谋国者皆以救灾为兢兢。畿辅则自同治季年连遇水患,已有筹赈之局,博畜豫储事至立应,故数十年吏治,独备荒之政多可纪。然州、县自谋于治所者,法固犹未备也。先是太仓钱敏肃公,开藩直隶及巡抚河南,所至皆以积谷为重,而任事皆未久,经画皆未及成。今河道总督任公道镕为直隶布政时,踵钱公成法、饬所属积谷。前制隶按察使朱公靖旬时牧深州,积谷万石,以旧仓皆废,分藏于州之富人,举契为质。朱公去后,易官则更契不问谷也。间十余年,钱公之子伊臣来为州,乃取富人所藏谷万石者,于城之东建仓储之。四仓环峙以楹计划者三十六,中为听事,其东为宴休之堂,堂三楹,门北向,堂后为仓神祠,基崇屋敞,墙宇峻固,经始于二十三年三月,明年九月讫工。坚明约束,永守勿替。州人李君树侯以书来曰:公愿得子文为记。涛以为救荒无善策也,国(奴巾)既非可数颁,筹赈局设于都会之地,势难分应而遍给。其谋之州县者,所储虽多,未必能久。而告饥四方,又以致远,稽时为虑。然则所称荒政可纪者,亦特小补云尔。海外诸国,农政益兴,以气化之学粪田,一机器一用,且十倍人畜之力,故能五六倍于常所获。而火车之轨,交于国中,辇百千巨万钧之重,于数千里外,不崇朝而至土著者,无借于外而能取足于其土,而物之自外至者,又如此其易也,尚何灾歉之足忧。今朝廷锐意,取外国长技,足资治理者,易我之故。火车之轨,已造端于四冲要之区,其枝分岐出行,遍达乎穷僻。而学农之书,且遍布天下,使皆仿行。今钱君廉能爱民,守先公家法,若泯古今中外之见。讨其制、究其学实,而致之其事,以收其效,使远近援以为法,寝推而寝广,将遂成国家新政,驯致于富强。岂特给足其封内,使吾侪小人,无忧灾歉,已乎此固救时之贤所急起而图功者也。请以斯文为公之左券焉。 光绪二十四年九月 刑部额外主事武强贺涛撰文 廪膳生武强张宠寿书

诗词
太仓钱伊臣溯耆知深州,喜为楹联,光绪戊戌筑东街义仓落成,题其客厅内屏风联云: 节以制度,益以兴利
勤则不匮,敏则有功 又,题西厢壁联: 黍稷稻粱,宝藏于地
斗升合龠,民食为天 又,题东厢壁联: 一时佳种芜亭麦
千古良规棠邑仓 又,仁和王文韶题仓神庙门联: 先农先啬,司下民禄食
天仓天囷,本上界星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