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云深(1820~1900),名峪生,深州东安庄村人,清末著名拳法大师,以“半步崩拳打遍天下”而著称。

深州名人追踪系列:郭云深-深州人家官网_河北深州蜜桃网_深州蜜桃观光园原产地直销_保鲜保真

郭云深

郭云深身材矮小,但精力强壮,性格刚烈,好与人比试。郭云深少喜拳术,到处寻访武术名家,先后向拳师冯誉彰学习长拳、向孙亭立学习八极拳,习练数年,孙亭立先生见郭云深学拳已成,便让他去李老能那里学形意拳。郭云深拜见李老能,说明来意,并将八极拳中的刚猛猴拳和梨花大枪演示给李老能看。李老能见郭云深所练手法灵速、气势严整而神气活妙,遂收为弟子。郭云深一应事情非常勤快,深得李老能的喜爱,于是便倾囊相授,而郭云深苦练十二年后艺成,深得形意拳之精义,郭云深练十二形的虎形时,能举步一跃三丈远。郭云深是李老能八大弟子之一,是李老能选定的第二代形意拳“掌门人”,形意拳自创立以来,能在几十年时间内称雄中华武林,贡献最大的要首推郭云深,他为形意拳的发扬光大可谓是鞠躬尽瘁,贡献出了毕生的精力。

郭云深一生,以推广形意拳为己任,郭云深艺成之后遍游各省,与同道者广为结交。

咸丰年间,郭云深在京师任清宗室载纯、载廉的武师。遇八卦掌名家董海川,二人比武三日未分胜负。于是二人互相研讨,认为应将形意、八卦合为一门。习形意者,以八卦掌调剂,自无偏刚偏进之弊;习八卦掌者,以形意拳辅佐,则有刚柔相济、攻坚克锐之能。后两派传人将此理论进一步付诸实践,使形意、八卦风格互濡,浑然为一。

郭云深一生行侠仗义,除暴安良,武德可风。同治年间,郭云深在正定府知府钱锡彩处作幕宾,并教其子钱砚堂学武。当时正定府有一武举名窦宪钧,自恃精通技击,收罗千余名流氓无赖,敲诈勒索,横行乡里,为百姓深恶痛绝。即使是过往的镖师,也要登门拜谒送礼。郭云深一向嫉恶如仇,听说窦之恶迹,遂生除暴之心。

一日,郭云深路过窦的庄园,有人劝郭云深去拜访窦宪钧,郭云深故意朗声答道:“他不过是一土豪,武林败类,不齿于人,我见他干什么?”此话传达到窦宪钧的耳朵里,窦大怒,投书邀郭云深赴宴,欲置郭于死地。郭云深从容不迫,身背月牙剑,单身赴宴。郭迈进窦家大门,只见两厢打手手持刀枪棍棒,杀气腾腾,窦宪钧据案傲然而坐,桌案上放一支六轮手枪。

郭云深从容就座,窦宪钧早已按捺不住,大喝一声:“姓郭的!你胆子不小,经过本庄,竟敢不来叩见。”郭云深厉声斥责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无非是一个鱼肉乡里的无赖恶棍。你以为天下无人来收拾你吗?”窦宪钧忽然举起手枪,向郭瞄准,郭云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一个箭步跃上桌案,飞起一脚踢落手枪,揪住窦宪钧的衣领,一剑从他小腹直挑到心窝,窦宪钧登时毙命,众打手纷纷鼠窜。

郭云深径直到官府投案自首。消息传开,百姓拍手称快,并纷纷联名呈状,为他开脱,郭云深被以误杀罪判处三年囚禁。郭在囚室之中,仍苦练其师李老能所传授的践步崩拳,他脚戴铁镣,只能前脚进一步,后脚跟半步,这样反复演练,居然由此创造出被武术界称为绝技的半步崩拳,郭云深也博得了“半步崩拳打遍天下”的美誉。郭云深出狱后,钱锡彩问他:“你的功夫荒废了吧?”郭云深笑而不答,一个虎拳向墙壁击去,墙壁即应声而倒。

郭云深在当时武术界很有声望,但总会有人不服,河北正安县有个绰号叫“鬼八卦”的焦洛夫就对郭云深很不服气(焦洛夫曾用杆子战胜大枪刘德宽而闻名遐尔),他前来与郭云深较量。交手仅一个回合,焦洛夫就被打倒在地。他遂闭门不出,终日琢磨破解崩拳之法。一天,他从庖丁刀切萝卜中悟出砍法可破崩拳,于是苦练多年,直到掌力将碗口粗的白蜡杆一格即断后,这才又邀郭云深较量。

对于三年之后的重会,郭云深知道焦功夫必然大进。只见他嘿嘿冷笑一声,喝道:“鬼子焦,看拳。”人还是那个人,拳还是那个拳,可怜焦洛夫三年的卧薪尝胆,仍然难以阻挡这疾愈迅雷的攻势。他虽然如庖丁解牛般挥动双臂施展烂熟于胸的砍法破解崩拳,但他砍向郭云深的手刀,一与攻来的崩拳相交,就如同波涛汹涌的巨浪扑向铜墙铁壁,“嘭”的一声闷响,犹如山墙倒塌,焦洛夫再次坐在地上。焦洛夫屡与高手较技,可说未有败绩,此番两次栽在郭云深手上,仍是心有不甘,总觉得自己苦练的“砍法”似乎缺少点东西,便绞尽脑汁,冥思苦想,想出一招,于是,他又邀郭云深比试。

二人搭手进招,郭云深再以崩拳进击;只见焦洛夫这次施展砍法不是向下,而是小臂上挑。郭云深隐然一惊,急变崩拳为化劲卸掉了对方的上挑之力;焦洛夫只微微一楞神,就觉一股惊涛拍岸般的崩拳又一次打在胸上,他第三次扑翻在地。焦洛夫不禁喟然长叹:“好崩拳。”他挽起胳膊上的衣袖,露出绑着的利刃,欲在对方崩拳打来时,挑断其臂,可是郭云深的半步崩拳实在出神入化,方使其谋算落空。从此,郭云深以半步崩拳三胜“鬼八卦”焦洛夫的事迹不胫而走,为形意拳史上又添上绚丽的一笔。

郭云深文武双全,不仅拳法独步一时,而且精通剑术,刀枪棍棒等器械也无不通晓。其拳术静如泰山,动如飞鸟,凡能耳闻目睹者,不管对方棍棒多快,都能回避。郭云深精“丹田气打”,一次,郭云深叫五名壮士各持一木棍顶住自己的腹部,他一转腰,便将五人打出一丈开外。

郭云深熟读兵书,对形意拳理论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和总结,著有《解说形意拳经》一书,其论述要点为“形意拳有三层道理、三步功夫、三种练法。三层道理是:一练精化气,二练气化神,三练神还虚。三步功夫是:一易骨,二易筋,三洗髓。三种练法是:一明劲,二暗劲、三化劲。”郭云深在论述形意拳理论时,特别强调桩功,认为三体式(形意拳基本桩法)为万形之基础。这些理论对于后人学习形意拳有着重要的帮助。

郭云深对于形意拳的最大贡献在于他创立了半步崩拳,确定了形意五行拳的基本架子。郭云深喜欢云游四海,四处寻师访友,郭云深不爱摆架子,从不以师长自居,也不在意辈份与师门,在收徒上能打破门户之见,因材施教,对于形意拳门下多有指导。他经常往来于师兄弟之间,讲武论艺,将山西派与河北派各自的心得融合一气。他从不吝惜于分享自己所得,所以其师兄弟皆要求自己的徒弟多向他请益。清末形意拳门下成名的弟子,多数曾得到他的传授与点拨。形意拳能够形成风气,实在有赖于郭云深的风范。当时人多认同,形意拳之所以能够立足,实得力于郭云深打下的基础。

郭云深晚年隐居在马庄(这里是不是咱穆村乡马庄村呢?东安庄距离咱马庄可以很近哟!小编得回去问问老人们去!)岳父家,收徒传艺,一时间马庄一带练武成风。郭云深的徒弟有很多,著名的有李魁元、刘勇奇、许占鳌、钱砚堂、孙禄堂、李振山、王芗斋等。郭云深以毕生精力从事武术的研究与传播,生活清苦,一直居住着三间破土房,围墙低得抬腿可过。

郭云深晚年生活无着,由徒弟李振山赡养。八十岁去世,葬于东安庄。